Shopping Cart

鬼滅之刃角色介紹|女主角|灶門禰豆子|資訊

彌豆子-基本資料

灶門禰豆子是漫畫《鬼滅之刃》及其衍生作品中的女主角。

彌豆子是灶門炭治郎的妹妹,因鬼舞辻無慘的血液變成了鬼。平日躲藏在炭治郎身後的箱子里,以理性抑制著作為鬼的本能與炭治郎一同戰鬥。並在決戰篇重新變成了人。

彌豆子 鬼滅之刃 迷豆子/禰豆子-基本資料

鬼滅之刃 彌豆子-角色形象

相貌衣著

灶門炭治郎的妹妹,灶門家的長女,因鬼舞辻無慘的血液而變成了鬼。外表為長發披散、身披粉色的和服、外邊套黑色羽織、嘴上總是咬著一隻竹筒的鬼之少女。鬼化前盤著圓髻。顏貌可愛,是鎮上頗有好評的美人。

性格特點

變成鬼之前:是一個為家人著想的和藹善良的少女。但根據其大弟竹雄所述,禰豆子實際上和炭治郎一樣,屬於那種性格溫和但生氣起來卻很恐怖的類型,小時候就曾把一個欺負孩童的大人嚇得跪地求饒。

變為鬼之後:因失去人類時的自我,而變得僅有幼兒程度的智力和行為舉止。因為被鱗瀧左近次下過暗示,禰豆子在潛意識中會將所有人類都視為家人來保護,並且將惡鬼視為死敵。

早期因為變為了鬼而害怕陽光,於是經常會通過將身體變小來躲進哥哥背後特製的箱子中。由於已經通過自我改造身體而變得可以靠睡眠來代替吃人,禰豆子因而能夠以理性壓制身為鬼的本能,為保護人類而與鬼戰鬥。

鬼滅之刃 迷豆子-能力設定

睡覺恢復

在變為鬼之後,禰豆子花了兩年時間在睡眠中自行改造身體,最後變得能通過睡覺來恢復自己的體力。因此禰豆子不必通過吃人來恢復體能,進而也能壓制住自己鬼的本能。

鬼化

在變為鬼之後,禰豆子擁有和尋常的鬼一樣優秀的身體素質和強大的再生能力、以及討厭日光的特性,並且能自由操控身體變大變小。但由於接受的是鬼舞辻無慘本人的血液,禰豆子和尋常的鬼也有很大不同:如若逐漸因憤怒等情緒而使自身失控,禰豆子便會不斷解放鬼的本性,加劇自身鬼化的程度,實力和恢復力都會大幅度加強,但自己的理性也會完全消失,因此不會壓抑作為鬼的吃人的本性。通常擅長使用踢擊來戰鬥,偶爾也會使用爪子和牙齒。

常態

禰豆子變為鬼後最基礎的狀態。

長出了鬼的尖牙,瞳孔也變作淡粉色雙圈狀。

在此狀態下,作為鬼的再生能力僅是稍微高於通常的鬼,屬於不會過於消耗體力的狀態。

彌豆子 鬼滅之刃 迷豆子/禰豆子-鬼化常態

幼兒姿態

禰豆子刻意使自己身體縮小後的狀態。

身體退化至三四歲的孩童的狀態,雖然行動敏捷,但因為腿變短,行動時的腳程並不快。

因為並不適合用來進行戰鬥,因此只會在戰鬥以外的情形下使用,比如待在箱子里的時候。

彌豆子 鬼滅之刃 迷豆子/禰豆子-鬼化幼兒姿態

半鬼化

解放作為鬼的本能,自行使身體進一步鬼化後的狀態。

身體成長至十六七歲的狀態,額頭上長出嬌小的鬼角,四肢遍布著垂柳狀的紋路。

在此狀態下,攻擊力和速度會大幅提升,同時再生能力遠超通常的鬼,但是仍能勉強保持著自己的理智。體力消耗雖然大,但也不會太過劇烈。

彌豆子 鬼滅之刃 迷豆子/禰豆子-半鬼化

完全鬼化

當禰豆子完全被憤怒所支配時,在捨棄了理智後,伴隨之出現的急劇鬼化狀態。

身體迅速成長為成年女性的狀態,並在額頭上長出完整的鬼角,渾身遍布柳紋。

在此狀態下,戰鬥的慾望極其強烈,破壞力極強,再生能力甚至超越了部分上弦之鬼,即便身體被四分五裂也能輕而易舉地用血液固定住並拉回原位,同時立即完成再生。

與此同時,自身的攻擊力和速度也會隨著鬼化的持續進行而不斷提升,同時還能夠輕而易舉地持續發動血鬼術。

但相對應的,由於發動完全鬼化會異常消耗體能,而且此時因失去了理性、只剩下憤怒而變得十分兇惡,所以很有可能會無法控制作為鬼的本能而去襲擊人類。

彌豆子 鬼滅之刃 迷豆子/禰豆子-完全鬼化

人類姿態

禰豆子變為鬼之前的狀態。

性格溫婉、懂事,十分為家人著想。是鎮上廣受好評的美女(炭治郎語)。

彌豆子 鬼滅之刃 迷豆子/禰豆子-人類姿態

血鬼術

血鬼術·爆血

使自己的流出的血液任意爆炸,併產生高溫的烈焰灼燒目標。具有「只燃燒想要燃燒的東西」的特殊性,擁有能夠破壞對手的血鬼術術式或者毒素的效力,同時能將鬼嚴重灼傷並令其暫時無法再生。

血液燃燒產生的烈焰附著在日輪刀上時,能將之轉化為燃燒之刃——「赫刀」。

不過,因為使用時會大量消耗自身作為鬼的力量之源的血液,所以不能頻繁使用。

(一般的鬼的血鬼術,如果不通過吃人來提升自身能力是無法使用的,但唯有禰豆子是依靠自己的意志力發動的。)

裝備

箱子

禰豆子因為變成了鬼而討厭日光,白天陽光強烈時都會變小躲藏在炭治郎身後的箱子里。

鬼滅之刃 禰豆子-角色經歷

初入鬼殺隊篇

禰豆子是賣炭家族灶門家族中的一員,也是家中的長女。家人有母親葵枝,哥哥炭治郎,三位弟弟竹雄、茂、六太,還有妹妹花子。由於父親灶門炭十郎早逝,在大哥灶門炭治郎靠著賣炭來維持家裡的生計的同時,身為長姐的禰豆子便早早承擔起了照顧弟妹的責任,幫助守寡的母親分擔家務。

某日,在大哥灶門炭治郎下山賣炭後,灶門一家被鬼之始祖——鬼舞辻無慘襲擊,禰豆子成了灶門一家滅門事件中的唯一倖存者。期間,在為保護弟弟六太而被無慘攻擊時,禰豆子意外地從傷口處沾染到了其血液,最終因此變成了「食人鬼」的姿態。

炭治郎在賣炭歸來時,發現一家人都慘遭殺害,只有禰豆子還有體溫。於是,為了拯救妹妹,炭治郎決定先背著重傷的妹妹下山去尋找醫生。然而,禰豆子在變成鬼後,由於在昏迷期間花費大量體力來治癒了傷口,因此出於鬼的本能而極度渴望人血,隨即便開始發狂並攻擊炭治郎,兩人因此雙雙滾下了雪坡。隨後,禰豆子撲向了炭治郎,但被炭治郎用斧頭死死鉗制住。最終,在炭治郎的不斷呼喚之下,禰豆子終於恢復了部分理性,並且認出炭治郎就是自己的哥哥。

但就在此時,前往宿驛執行任務的鬼殺隊水柱·富岡義勇在經過雪山時,剛好發現了兄妹二人。義勇二話不說就抓住了身為鬼的禰豆子,意圖將其斬殺,而炭治郎則拚命為妹妹求饒,卻被義勇斥責。禰豆子在被義勇抓住後,一直不斷地試圖掙脫。然而,在看到哥哥為了救自己而被義勇打昏時,禰豆子在短暫的詫異後,便立即掙脫義勇的束縛,併當著其的面將哥哥擋在了自己身後。

此時,義勇親眼目睹了這驚人的一幕。由於此前炭治郎想出了險些打敗自己的方法,現在又看到禰豆子依舊認得炭治郎,並且努力地壓制著鬼的本能保護著他,義勇因此感到了困惑。最後,在思考過後,義勇認為這對兄妹可能確實有什麼不同,隨即便選擇放過了禰豆子。但由於還是擔心禰豆子會咬傷人,為了保險起見,義勇便將其打昏,隨後用自製的竹棍堵住了她的嘴,並用繩子綁住。

不過,禰豆子在恢復部分理性後,雖然仍然認得炭治郎,但是並沒有完全找回自我,智力和行為舉止也全部退化到了幼兒的水平,也變得無法說話。

此後,義勇將炭治郎引薦給了自己住在狹霧山的師傅鱗瀧左近次。於是,炭治郎就將已經能自由控制身體年齡的妹妹裝進了竹筐以避開太陽,朝著狹霧山前進了。

在經過一座佛堂時,兄妹二人意外地遭遇了一隻食人惡鬼。為了保護哥哥,禰豆子強忍住了佛堂內血的誘惑,一腳將佛堂鬼的腦袋踢飛,並和哥哥合作將其身體推下懸崖。隨後,兄妹二人在趕來救援的鱗瀧左近次的安排下,一同前往狹霧山。

入隊選拔篇

在炭治郎接受鱗瀧指導的的兩年修行期間,禰豆子為了脫離鬼舞辻無慘的控制而進入了沉睡,並在這個過程中逐漸改造了自己的身體,最終成功使自己變成了可以通過睡覺來補充體力的體質。

與此同時,鱗瀧為了確保禰豆子徹底不會傷害人類,因而對其下達了暗示,使得禰豆子在潛意識裡將所有人類視為自己的家人,而鬼則是要驅逐的敵人!

在哥哥完成了最終選拔並回到狹霧山時,禰豆子剛好起床,便一腳踹開了門去迎接哥哥。在看到由於身體過度疲勞而倒地的炭治郎之後,禰豆子立刻跑上前去抱住了許久不見的哥哥。隨後,在縮小身體鑽進了鱗瀧特製的箱子以後,由炭治郎背著、跟隨炭治郎一同前去執行任務。

之後,炭治郎於鄰近鎮子上發掘出了女孩失蹤事件的真相。在炭治郎面對幕後黑手沼鬼時,禰豆子在關鍵時刻從其背後的箱子中現身,並一腳踢飛沼鬼。之後,在炭治郎前去斬殺沼鬼本體時,由於鱗瀧的心理暗示而一直保護著在場的和巳先生和被沼鬼擄走的時江小姐。

在和哥哥前往淺草時,由於炭治郎聞到無慘的氣味而被暫時留在了賣烏冬面的豐先生的麵攤處。因為嘴上堵著竹棍而且還不吃面,使得豐先生覺得禰豆子很奇怪。隨後,禰豆子和哥哥一同前往了與無慘為敵的鬼——珠世和愈史郎的居所。由於珠世和愈史郎都僅僅是依靠服用少量買來的人血來代替吃人肉,禰豆子因此將二人當成了人類,沒有產生敵意。

之後,在迎戰面對無慘派來暗殺炭治郎的矢琶羽和朱紗丸時,禰豆子一直努力地和朱紗丸周旋著,幫助炭治郎爭取時間。最終,在炭治郎成功斬殺矢琶羽之後,珠世也依靠血鬼術使得朱紗丸說出了禁忌,接著便令其自滅。與此同時,禰豆子也因為吸入了珠世的血鬼術的味道而陷入了異常狀態。最後,在珠世請求炭治郎將妹妹留下以保證其安全時,禰豆子卻主動抓住了哥哥的手,儘管禰豆子變得沒法說話,但炭治郎也完全明白——妹妹是不想和自己再度分開。

彌豆子 鬼滅之刃 迷豆子/禰豆子

鬼之家篇

被哥哥帶著前往鬼之家執行任務。在鬼之家外,炭治郎為了保護正一和照子,而將裝著的禰豆子的箱子留在了屋外,並拜託二人照顧。但是沒過多久,由於禰豆子在箱子里發出了聲響將,因而兩個孩子嚇跑跑進了鬼之家。

在我妻善逸和嘴平伊之助接連脫出鬼之家後,由於伊之助聞到了箱子里自己的味道而差點被其劈開箱子,幸好有善逸拚命阻攔了伊之助。

一行人抵達藤之家後,禰豆子在眾人就寢前從箱子里爬出,結果直接令善逸對自己一見鍾情。由於善逸不斷跟著自己,為了甩開善逸,禰豆子隨即就躲到了哥哥身後,但並沒什麼效果。

彌豆子 鬼滅之刃 迷豆子/禰豆子

那田蜘蛛山篇

離開藤之家後,禰豆子被哥哥帶著前往那田蜘蛛山執行任務。

在哥哥險些被下弦之伍·累所殺時,禰豆子主動從箱子中跑出,並以身體替哥哥擋下了累的絲線而被其割傷。隨後,追求著所謂「家族羈絆」的累便意圖把禰豆子從炭治郎身邊搶走,並將其變為自己的妹妹。由於被炭治郎拒絕,禰豆子隨即便被累用絲線綁起來倒吊在了空中而無法動彈,同時被絲線嚴重割傷。不過,為了恢復傷勢,禰豆子便選擇在這個狀態下進入了沉睡,以恢復體力。之後,在炭治郎回憶起了父親的神樂舞和火之神神樂呼吸,並打算用火之神神樂·圓舞和累同歸於盡之時,母親葵枝的靈魂出現在了禰豆子的潛意識之中,並不斷的呼喚著自己。

最終,禰豆子在母親的請求下蘇醒並完成了覺醒,第一次發動了血鬼術·爆血,成功地燒掉了累的絲線,化解了其攻擊,同時將自己燃燒的血附在了炭治郎斷掉的日輪刀上,使之變為了赫刀,最終幫助哥哥成功斬斷了累的脖子,但累因在被斬首前用絲線自行切斷了脖子而保住了一命。

在累被趕來的支援的義勇斬殺之後,禰豆子因被義勇認出而被其放過,但隨即蟲柱·蝴蝶忍就為了保護義勇而趕來斬殺自己。就在此時,義勇挺身而出攔住了忍,同時要求炭治郎立刻帶著禰豆子逃走。在逃走時,炭治郎立刻就被趕來的栗花落香奈乎打昏,而禰豆子儘管放心不下哥哥,但因為哥哥昏迷前的囑託而被迫逃走。儘管禰豆子一開始通過使身體變小而接連躲開了香奈乎的斬擊,但因為腳程變小而很快就被其追上。然而,由於鬼殺隊主公的命令,最終炭治郎和禰豆子被帶回了鬼殺隊總部接受審判。

柱眾審判篇

在柱眾審判中,禰豆子被試圖逼出自己作為鬼的本能的風柱·不死川實彌連續刺傷數次。儘管禰豆子對實彌的惡劣行為感到非常生氣,但因為知道自己不可以傷害人類,因此始終沒有發作。最終,禰豆子承受住了實彌那極品的稀血,並得到主公的認可,順利地以一名鬼的身份成為了鬼殺隊的一員。

在被送到蝶屋後,禰豆子因為先前受傷而變得睡眠不足,便為了治癒傷口而繼續進行著睡眠。

無限列車篇

在炭治郎等人結束身體機能恢復訓練後,禰豆子被哥哥帶著前往了無限號列車。因為躲在了箱子里,禰豆子順利地完成了逃票,並且還因此避免被下弦之壹·魘夢的血鬼術所波及。

之後,在炭治郎等人都被魘夢催眠時,禰豆子剛好睡醒。儘管對眾人的手上都系著蘊含著魘夢的血鬼術的繩子感到不解,但還是因為想讓哥哥摸自己的頭而試圖將其叫醒。為了叫醒哥哥,禰豆子試圖用頭槌將其弄醒,結果非但沒能叫醒哥哥,自己反倒還因為炭治郎的鐵頭而受傷出血。隨即,受傷的禰豆子疼得哭了出來,卻無意識地發動了血鬼術,並以此削弱了魘夢的血鬼術,使得炭治郎順利地從夢中醒來。

隨後,禰豆子又將善逸、伊之助和炎柱·煉獄杏壽郎等人喚醒,接著便被杏壽郎命令和善逸一道負責從已經和火車合體的魘夢手中保護乘客,直到黎明時分。

最終,杏壽郎被上弦之叄·猗窩座重創並不治身亡,但在臨終之前,杏壽郎認可了禰豆子拚命保護乘客的行為。在天亮之後,禰豆子被善逸趕忙裝進了箱子里,以此避開太陽光。

彌豆子 鬼滅之刃 迷豆子/禰豆子

吉原篇

被哥哥帶著、跟隨音柱·宇髄天元前往吉原花街執行任務,為了躲開別人的視線而一直躲在炭治郎背後的箱子里。

在哥哥因過度使用火之神神樂而昏迷,險些被上弦之陸·墮姬所殺時,禰豆子及時趕到並將墮姬踢飛。由於從墮姬身上感受到了大量來自無慘細胞的味道,由此回想起了家人被無慘屠滅時的悲慘情景,禰豆子因此完全被憤怒所支配,完成了急劇的鬼化,以壓倒性的力量和強勁無比的再生能力,依靠血鬼術·爆血一度將墮姬壓製得無法招架。

緊接著,禰豆子便因為鬼化帶來的巨大體能消耗而再也無法抑製作為鬼的本能,並意圖襲擊人類。就在這時,昏迷的炭治郎被弟弟竹雄的靈魂喚醒,隨即便出面阻止了差點就要變成食人惡鬼的禰豆子,並為她唱了她小時候最喜歡的搖籃曲。聽到搖籃曲的禰豆子,由此想起了幼年時和母親相處時的美好記憶。隨後,母親的靈魂出現在了禰豆子的潛意識中,使她恢復了理智。最終,禰豆子終於解除了鬼化並陷入昏睡,直到戰鬥結束。

在妓夫太郎和墮姬被打敗後,醒來的禰豆子將哥哥體內的毒素全部清除,並一直照看著他直至其醒來。接著,禰豆子背著重傷的哥哥在吉原的廢墟中行動,並來到了眾人面前。隨後,禰豆子用自己的血鬼術燒掉了天元和伊之助體內的血鐮毒素,使得二人倖存了下來。期間,由於自己血鬼術的效果實在不像是在救人,因而嚇壞了天元的三位妻子。

鍛刀人之村篇

由於炭治郎的日輪刀在戰鬥中多次損壞,導致炭治郎的鍛刀人鋼鐵冢螢不願再給他鍛造新刀,禰豆子因此被哥哥帶著一同前往了鍛刀人之村。

到達村子後,禰豆子很快就和為人親和的戀柱·甘露寺蜜璃成為了關係很好的朋友。之後,在哥哥和小鐵使用「緣壹零式」進行特訓時,禰豆子獨自留在房間中睡覺。

後來,在時透無一郎找炭治郎詢問鐵穴森鋼藏的下落時,禰豆子突然醒來,隨後就與二人一同遭遇了進入房間的上弦之肆·半天狗。儘管禰豆子一開始因感受到半天狗身上那比墮姬還要濃郁的無慘細胞的味道而不自覺地開始鬼化,但因為炭治郎的制止,最終禰豆子靠自己的意志將鬼化程度停留在了能夠保持理智的狀態,並保持著這種狀態開始了戰鬥。

在半天狗分身出積怒,可樂,空喜,哀絕四個分身之鬼後,禰豆子負責和可樂對戰。由於可樂一直保持著找樂子的態度,因此始終沒有認真戰鬥。在被對方踢穿身體之後,禰豆子不但迅速地恢復了身體並且還反過來踹斷了可樂的脖子。隨後,禰豆子搶走了對方的血鬼術發動媒介——團扇,並使用團扇刮出大風吹走了可樂。但緊接著,禰豆子遭到了積怒的突然襲擊,不過被已經打敗了空喜並及時趕回的哥哥救下。隨後,禰豆子和哥哥遭到半天狗其他三大分身的圍攻。緊接著,兄妹二人就一同被趕回來的可樂用團扇吹出的颶風重創,但禰豆子還是憑藉著自身的再生能力迅速提前醒來,並帶著哥哥逃走。最後,禰豆子利用自己的血鬼術,將哥哥的日輪刀轉化為了燃燒之刃——「赫刀」,幫助其順利的重創半天狗的分身們。

在半天狗的分身合體為「憎珀天」之後,灶門兄妹和不死川玄彌被對方使出的複數血鬼術完全壓制而無法動彈。隨後,緊急返回的蜜璃趕來支援並成功救下了眾人。之後,蜜璃負責拖住了憎珀天,而灶門兄妹和玄彌則負責去追擊半天狗的本體「怯」。

在半天狗的第五個分身「恨」出現後,玄彌和禰豆子在炭治郎和恨糾纏時一同趕來救下了炭治郎。但此時黎明將至,禰豆子即將被陽光照到,炭治郎在保護妹妹和救助村民之間陷入兩難的困境。然而,禰豆子最終替哥哥做出了決定。決定幫忙救助村民的她一把就將哥哥扔向了即將被半天狗所害的鍛刀人們,幫助他成功斬首了半天狗,而自己則被迎面而來的太陽光嚴重灼傷。

就在這時,奇蹟發生了。儘管禰豆子一開始因陽光受到了巨大的傷害,但情況卻突然發生了轉變:禰豆子不但傷勢完全消失,並且開始恢復了語言能力,甚至成功克服了鬼最致命的弱點——陽光。隨後,看見妹妹平安無事的炭治郎緊緊地抱住了妹妹,喜極而泣。但是,由於半天狗在死前將禰豆子已經克服了陽光的消息傳出,禰豆子也因此被無慘盯上。

柱指導期間

由於恢復了語言能力,禰豆子因而被伊之助以填鴨式的教育方式教會了他的名字。

在和蝶屋的豆丁三人組一起玩耍時,被完成任務歸來的善逸直接求婚,但卻因為自己只會叫伊之助的名字,因而導致善逸極度不爽。

在炭治郎前去參加柱指導訓練時,被炭治郎求人託管照顧。但炭治郎還是擔心自己不在身邊時,禰豆子會不會孤單難過。

彌豆子 鬼滅之刃 迷豆子/禰豆子-禰豆子和善逸

無限城篇

在無限城決戰開始後,蟲柱蝴蝶忍在與殺姐仇人上弦之二童磨戰鬥過程中犧牲並被其吸收,而因為忍長期向體內注射能夠殺死鬼的高濃度紫藤花毒,上弦之二被毒和隨後趕來的香奈乎和得知上弦之二就是殺母仇人的伊之助合力殺死。香奈乎瞎眼一隻。禰豆子服下了珠世研究出的能夠使鬼變回人類的葯,並被鱗瀧左近次隱藏了起來,防止被無慘找到。

決戰

在無限城衝出地表後,鬼殺隊眾人與無慘展開了最後的決戰。

在戰鬥的過程中,無慘利用帶有自己血液的刺鞭擊中了炭治郎,向其體內注入了大量自己的血液,導致其因中毒而陷入了昏迷。

就在炭治郎陷入絕境的同時,禰豆子被父親炭十郎的靈魂喚醒,並被告知哥哥有危險。即使自己的意識由於藥物的作用而依然沒有清醒過來,禰豆子仍然憑藉著身體的本能,主動朝著炭治郎和無慘所在的位置飛速趕去,就連鱗瀧師傅都沒能將她攔下來……並在去往決戰地的路上回憶起一切完全變回人類。

在與無慘戰鬥的過程中,由於其擁有六個大腦,本就已在與上弦們的戰鬥中重傷的炭治郎以及柱們無論如何都沒能同時砍下其六個大腦,只好想辦法拖住無慘,黎明到來,無慘灰飛煙滅。主角炭治郎卒。但無慘將自己的意志灌注給了炭治郎,從而使其成為鬼王。後因咬了恢復為人類後從而產生抗體的禰豆子,並被栗花落香奈乎注入蝴蝶忍留下的葯變回人類。

決戰結束後,在走廊上遇見風柱·不死川實彌,並接受了對方的道歉。之後和炭治郎、善逸、伊之助回到家中一同生活,與善逸結為夫妻。

彌豆子 鬼滅之刃 迷豆子/禰豆子-禰豆子和善逸

新的時代

時光飛逝,轉眼來到了現代。在現代中出現了禰豆子和善逸的曾孫我妻善照和我妻燈子兩姐弟。

鬼滅之刃 迷豆子介紹就到這裡了,更多鬼滅之刃角色介紹敬請關注我們(https://www.demonslayer.com.tw/)。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