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opping Cart

鬼滅之刃角色介紹|雷之呼吸|我妻善逸|資訊

鬼滅之刃 善逸-基本資料

我妻善逸是漫畫《鬼滅之刃》及其衍生作品中的角色。

灶門炭治郎同期的鬼殺隊劍士。

性格怯懦消極,但在緊張到極限時會昏睡進入半覺醒狀態,發揮出原本的強大實力。雷之呼吸的傳人之一。

鬼滅之刃 善逸-基本資料

鬼滅之刃 善逸-角色形象

外貌

炭治郎同期的鬼殺隊劍士。制服上披著三角形圖案的黃色羽織,留著金色中短髮的圓眉少年。

善逸的發色原本為黑色,在一次與「爺爺」的訓練中,因害怕「爺爺」那地獄般的修行而爬到了樹上,結果被雷劈中,導致發色改變。羽織花紋與「爺爺」所穿的一樣,也許是在被收留後「爺爺」所贈的羽織。

性格

為人十分膽小懦弱,每時每刻都認為自己馬上就要死了,因此為了不想在單身狀態下死去,時常糾纏女孩子要對方跟他結婚。

心地善良,會為了朋友和女孩子挺身而出,在看到灶門禰豆子後對其一見鍾情。本身對女孩子相當著迷,但經常會因為過於糾纏而被女孩子們厭惡,對身為鬼的禰豆子也不例外。雖然平時總是懦弱自私地要求身邊的人保護自己,但在危急之時卻會挺身而出,主動保護小孩子以及朋友的重要之物,是個溫柔的人。

擁有極佳的「聽覺」,能夠聽見心聲以及分辨人與鬼的聲音。

對自己作為劍士的實力完全沒自信,害怕並逃避與鬼的戰鬥。不過在緊張到極限時,會昏睡進入半覺醒狀態,發揮出本來的強大實力。在得知「爺爺」因師兄獪岳變成鬼而切腹謝罪後,頓悟的善逸通過刻苦修行,因而在清醒的狀態也可以發揮實力。

鬼滅之刃 善逸

鬼滅之刃 我妻善逸-能力設定

聽覺

我妻善逸有著過人的聽覺,能通過聲音讀取人的情感,亦能分辨人與鬼。

呼吸

使用雷之呼吸,為起始呼吸·日之呼吸所衍生出的五大基礎呼吸之一。善逸的「爺爺」桑島慈悟郎是鬼殺隊前任鳴柱,善逸拜他為師並學習雷之呼吸。雷之呼吸共有六個劍型,然而善逸只能使出其中的一之型。儘管只能使用一之型,但善逸憑藉自己的努力超越了極限,將其磨鍊到了極致中的極致!同時創造出了自己的風格,施展只屬於自己的雷之呼吸。

雷之呼吸·壹之型 霹靂一閃

將力量灌注到一隻腳上,再一口氣爆發,像撕裂空氣的雷鳴一樣,高速接近對手後,以連鬼都看不清的速度進行極速突擊的拔刀斬,一擊即可斬斷鬼首。

雷之呼吸·壹之型 霹靂一閃·六連

霹靂一閃的強化版,利用周圍的地形多次改變突進方向。是為了彌補霹靂一閃一旦被看穿技能性質和軌道就幾乎會變得無力的缺點而自創的招式。

出招時周圍會響起雷聲,就好像雷擊落在了附近一般。

雷之呼吸·壹之型 霹靂一閃·八連

霹靂一閃·六連的強化版,利用周圍的地形多次改變突進方向。

出招時周圍會響起雷聲,就好像雷擊落在了附近一般。

雷之呼吸·壹之型 霹靂一閃·神速

霹靂一閃的極致,最快的一閃。

極大的提升速度和斬擊的力量,但消耗極大。同時,因為對腳會有很大的負擔,所以只能連續使用兩次。

雷之呼吸·柒之型 火雷神

善逸自創的專屬劍型,是結合了其他劍型所獨創的絕技。

以肉眼完全無法察覺的超高速進行突進斬擊,釋放時斬擊的軌跡還會產生一條金色的雷龍,威力巨大,一擊即可斬斷鬼首。

曾用這招斬首了變為了上弦之鬼的師兄獪岳。

後來在與無慘的對戰中也使用過。

鬼滅之刃 善逸

裝備

鬼殺隊隊服

由特殊的纖維製成的,有良好的透氣性,不易潮濕也不易燃燒。弱小的鬼身上的爪子和牙連隊服都撕不開。

日輪刀

鬼殺隊的專用刀,是用吸收了太陽光的「猩猩緋砂鐵」所打造的刀,會依照刀的主人而改變顏色。

善逸的日輪刀,刀鞘和刀柄以及刀顎都為白色,刀刃則為金黃色,刀刃上有閃電刃紋,是雷之呼吸傳人的證明。

鬼滅之刃 我妻善逸-角色經歷

早年經歷

幾年前,善逸暗戀的女孩為了和別的男人私奔,騙走了善逸許多錢,使得善逸身負巨債。這時,鬼殺隊的前任鳴柱桑島慈悟郎出現,替善逸還清了債款並將他帶到了桃山,隨後便收他為徒。此後,儘管一直被師傅要求著進行地獄式的訓練,但善逸從來沒有討厭過師傅,並一直稱師傅為「爺爺」。

某次,善逸為了躲避「爺爺」的嚴格訓練而逃到了樹上,並表示自己雖然很喜歡「爺爺」,但還是認為自己沒什麼資質,肯定會辜負「爺爺」的期待和指導。就在這時,天空中電閃雷鳴,善逸恰巧被一陣落雷連人帶樹地劈中了。結果,善逸原先的黑髮因為雷擊而變成了金髮。

在修鍊了許久以後,善逸只學會了雷之呼吸的一之型·霹靂一閃。而學會了其他所有劍型卻一直學不會一之型的師兄獪岳因此一直厭惡著善逸,整天嘲諷著他,並認為師傅給善逸訓練就是浪費時間。

在訓練期間,善逸曾不斷地試圖逃走,但都被師傅堅持不懈地抓了回來。最終,善逸還是完成了訓練,並前去參加了最終選拔。

入隊選拔篇

順利地和灶門炭治郎,嘴平伊之助,栗花落香奈乎,不死川玄彌等成為了僅有的五名突破了最終選拔,達到合格的同期生之一。但在配發鎹鴉時,不知為何只有善逸的是麻雀——啾太郎。

鬼之家篇

在跟路人女生求婚時,被剛好路過的炭治郎阻止。眼見自己的求婚被炭治郎攪黃,善逸便要求炭治郎在他結婚前必須保護好自己。

之後,在鬼之家前,善逸和炭治郎發現了為救回被鬼捉走的兄長清而循著路上血跡跟來的年幼的正一和照子。隨後,善逸不情願地跟著炭治郎進入了鬼之家,但兩個孩子因為裝著灶門禰豆子的箱子發出了聲響而跟了進來。同時,由於被綁架的清使用鬼之家家主響凱的鼓打亂了宅邸房間的位置,善逸和炭治郎分開。但是善逸一心想著先逃出房子,於是便拉著正一在鬼之家內不停逃竄試圖尋找出口。在尋找出口時,卻意外看到了帶著野豬頭套的嘴平伊之助,並察覺出對方是藤襲山考核的合格者之一。

之後,善逸因為自己太吵而引來了一隻闖入宅邸的外來鬼。在逃跑了一段時間後,善逸逐漸腿軟跑不動了,於是請求正一不要管自己繼續逃走。但在感受到了正一明明很害怕卻絲毫沒有放棄自己的打算後,善逸隨即便下定了決心:即便自己很弱也必須保護正一。但在面對鬼時,善逸卻因為鬼的恐怖言語而崩潰,隨後便昏了過去。在鬼險些用舌頭殺死自己時,善逸在睡眠中進入了半覺醒狀態,瞬間將鬼的舌頭斬斷,緊接著便使用一之型·霹靂一閃一刀將其斬殺。在此之後,恢復意識的善逸卻誤認為是正一把鬼打敗了,由此認為正一其實很強。

之後,善逸和正一在意外之中成功地回到了宅邸之外,卻再度遭遇了伊之助。之後伊之助因為察覺到了箱子里的禰豆子,便意圖將其斬殺。因為炭治郎說過放著禰豆子的箱子很重要,善逸便死死的保護著箱子不讓伊之柱觸碰,最後被其打得鼻青臉腫,直到炭治郎趕來阻止了伊之助。在用頭槌制裁了伊之助後,炭治郎因善逸拚命保護箱子的舉動而對其有所改觀。在伊之助因頭套被炭治郎的頭槌錘掉而露出本來面目時,善逸吐槽伊之助明明渾身肌肉卻長得和女孩一樣漂亮,真是噁心。

在埋葬了鬼之家的犧牲者後,炭治郎準備和清,正一,照子兄妹三人分離時,善逸因為誤認為正一很強便拉著正一不放,因而被炭治郎打昏並帶下了山。在路上,善逸很快就被炭治郎和伊之助的爭執聲所吵醒。

在藤之家養傷時,善逸在發現炭治郎帶著禰豆子一起行動後,誤認為炭治郎和禰豆子是情侶而大鬧了一場。不過在得知對方是兄妹後,善逸又因為對禰豆子一見鍾情而不斷地對其展開了追求。

那田蜘蛛山篇

一開始,善逸因為不情願進入蜘蛛山內而留在了山腳。在炭治郎和伊之助進入山內一段時間後,善逸才發現炭治郎將禰豆子也一併帶走了。

於是,善逸為了尋找禰豆子而追進了山內,卻遭遇了蜘蛛鬼一家之中的「哥哥」,並被其用血鬼術製造出的毒蜘蛛咬到。因恐懼而爬到了樹上的善逸,回想起了自己和師傅修行的經歷,卻又因為自己的身體開始蜘蛛化而被嚇昏了過去。隨後,善逸再一次進入了半覺醒狀態,並不斷地對蜘蛛哥哥使用霹靂一閃,但因為被對方看穿只會一個招式而無法順利將其斬首。接著,善逸回想起了「爺爺」的教誨——雖然自己只會一個招式,但是只要通過磨練使自己登峰造極,就能成為比任何人都尖銳的利刃。同時,善逸也想起了自己雖然有著想要保護他人的夢想,但只要失敗就會被他人拋棄,而只有「爺爺」從來沒有放棄過自己。隨即,善逸便使出了霹靂一閃·六連封死了對方的逃跑路線,並最終將其直接斬首。

隨後,善逸從空中落到了蜘蛛哥哥所盤踞的吊在空中的房子之上。在醒來的同時,善逸向遠方的「爺爺」表示,自己做了一個自己沒有辜負「爺爺」的指導,而且變得比任何人都強,可以保護大家的幸福的夢。之後,中毒昏迷的善逸被蟲柱·蝴蝶忍所救。在被隨後趕到的「隱」部門成員用繃帶綁成了跟木乃伊一樣之後,善逸與其他中毒的人一起,一併被送回了鬼殺隊本部療傷。

鬼滅之刃 善逸

柱眾審判篇

同炭治郎、伊之助一塊在蝶屋治療。因為治療蜘蛛化的葯很苦便一直大吵大鬧,因此經常被神崎葵訓斥。

不久後,善逸在身體逐漸恢復並加入了身體機能恢復訓練後,誤認為炭治郎和伊之助在訓練中明明有機會和女孩子們親密接觸卻故意裝的很痛苦,因而就把二人拉到屋外大罵了一通。隨後,善逸在訓練中因為能和女孩親密接觸而異常積極,但卻因為在捉迷藏訓練中太過「熱情」而被葵揍了一頓。但之後,善逸卻因為屢次敗給了栗花落香奈乎,因而不願意再參加訓練,並經常跑去蝶屋的廚房偷吃點心。

不過,在炭治郎完成訓練後,善逸在忍的「色誘法」激勵下,迅速地和伊之助完成了「全集中·常中」的訓練。

無限列車篇

和炭治郎、伊之助一道,與炎柱·煉獄杏壽郎一同搭乘上了無限號列車。在上列車前,善逸對於從沒見過火車的二人做出的無知行為感到很困擾,同時向二人指明,鬼殺隊是不被政府認可的組織,所以不能隨便帶著刀外出。上車後,善逸對於連吃11盒牛鍋便當的杏壽郎是否是柱而感到懷疑。隨後,因聽到杏壽郎說列車上發生了大量乘客失蹤的事件,而前來支援的先遣隊員也都全部失去聯繫,且火車上可能有鬼出沒,善逸隨即就要求下車。但很快,善逸和夥伴們就因為下弦之壹·魘夢的血鬼術而陷入了夢境之中。在夢中,善逸夢見了自己和會說話的禰豆子一起在桃林中幸福地奔跑,並背著不會游泳的禰豆子過河的場景。

隨後,魘夢命令幾個人類部下利用繩子潛入了眾人的夢境,意圖進入眾人夢境中無意識領域破壞其「精神之核」,使其變成廢人再加以殺害。但善逸卻因為自我意識過於強烈,因而出現在了自己夢境中的無意識領域襲擊了入侵者,伊之助也是如此。隨後,魘夢的血鬼術被禰豆子化解,再加上炭治郎的呼喚,善逸居然直接在仍然睡著的狀態下加入了戰局,並從已經和火車合體的魘夢手中救下了禰豆子。

隨後,善逸接受了杏壽郎的指示,和禰豆子一直保護著乘客。直到在天亮後,善逸趕到車外時,才發現杏壽郎已經受到了致命的重傷,並最終不治身亡。隨後,善逸從炭治郎口中得知了上弦之叄·猗窩座的降臨後,對此感到十分震驚。之後,因為杏壽郎的犧牲,善逸難過地痛哭。從此之後,善逸再也不會在執行任務時臨陣脫逃或者鬧彆扭了。

吉原篇

在音柱·宇髄天元前來蝶屋抓人時,善逸主動和炭治郎、伊之助一同,自願代替神崎葵跟著天元前去吉原執行任務。

之後,被天元變裝成游女「善子」,卧底在了吉原著名的青樓「京極屋」。被其它同事評價為「長的丑卻很有音樂天分」。因為是在被天元一連串貶低後強塞給了京極屋,善逸因此下定決心要成為吉原第一的花魁,以此要天元好看。

隨後,善逸因為聽到了女孩的哭聲而上前查看,卻發現京極屋的明星花魁蕨姬正在對一個女孩動粗。在和對方的爭論中,善逸從其的聲音中聽到了「鬼的聲音」,因而確定對方是鬼。儘管十分害怕,但善逸仍鼓起勇氣,主動保護遭到蕨姬施暴而受傷的女孩,但隨即就被「蕨姬」——上弦之陸·墮姬打昏,並被對方發現了鬼殺隊的身份。隨後,善逸和被綁架的天元的妻子槙與一起被墮姬吞入了緞帶分身之中,並被其囚禁到了地下作為存糧。

之後,善逸因伊之助鑽入地下大鬧一通而獲救,並以睡著的狀態加入了戰鬥。接著,在天元趕來並秒殺了墮姬的分身後,與天元和伊之助一同趕去支援炭治郎,但因為天元的速度太快而和伊之助晚到了一步,並發現另一個上弦之陸·妓夫太郎已經現身。

隨後,在與妓夫太郎、墮姬兄妹戰鬥時,善逸要求墮姬向被其施暴的女孩道歉,但三觀不正的墮姬立刻回絕了善逸,並解放了所有力量。於是善逸便和炭治郎、伊之助一起圍攻墮姬,最終伊之助順利將其斬首。但由於二鬼是二位一體的存在,不被同時斬首就不會死亡,伊之助因而被妓夫太郎用毒鐮刺中了胸口,中毒倒地。而與妓夫太郎纏鬥了許久的天元也因體內毒素蔓延而倒下,善逸自己則和炭治郎一起被墮姬偷襲而暈倒。

暈倒後的善逸又一次進入了半覺醒狀態。在炭治郎對妓夫太郎進行反擊時的同時,善逸和伊之助也開始聯手進攻墮姬。最終,在炭治郎覺醒了斑紋並斬首妓夫太郎的同時,墮姬也被伊之助和善逸聯手斬首。

戰鬥結束後,善逸在醒來時僅僅發現自己渾身是傷,卻完全不記得發生了什麼。

柱指導期間

在炭治郎等人從鍛刀人之村歸來後,善逸因發現禰豆子克服了陽光而無比興奮,便索性對能夠開口說話了的禰豆子求婚,然而禰豆子卻只會叫伊之助的名字,令他感到十分不爽。

在風柱·不死川實彌處接受地獄式訓練時,因為訓練太過艱苦而意圖逃走,但立馬就被實彌捉回。之後,在實彌意圖打殘玄彌並將其趕出鬼殺隊時,被炭治郎拜託而救走了玄彌,但卻因為說了實彌的壞話而惹惱了玄彌。最後,實彌與炭治郎一直打鬥到黃昏,最終被上級禁止接觸。

之後,善逸和炭治郎前往岩柱·悲鳴嶼行冥的住處修行,但剛到不久就被訓練內容嚇暈。在訓練期間,善逸收到了麻雀啾太郎帶來的消息,得知了「爺爺」因師兄獪岳成為了鬼而切腹自盡的噩耗。悲痛之餘,在一番思想鬥爭之後,善逸最終頓悟——自己必須和獪岳做個了斷。

鬼滅之刃 善逸-善逸和禰豆子

無限城篇

在無限城中,曾經同為鬼殺隊隊員卻墮落成了鬼的師兄——新任上弦之陸·獪岳主動找到了善逸,並與之交戰。

在善逸質問自己為什麼要變成鬼時,獪岳聲稱自己只會跟隨能正確評價自己的人。在他的觀點中,誇讚他即正義,相反即邪惡;因為師父一直想讓自己和自己根本瞧不起的善逸共同繼承雷之呼吸,認為自己遠比善逸優秀的獪岳隨即表示師傅的死他根本不打算負責,並表示在他眼裡師傅和善逸都一樣。之後,憤怒的善逸反過來譏諷獪岳:如果自己是只會用一之型的「廢物」的話,那麼獪岳就是連一之型都學不會的「垃圾」!

善逸的話成功激怒了獪岳,二人正式開戰。在考慮了許久之後,善逸最終決定正式和獪岳徹底分道揚鑣。接著,在硬生生吃下了獪岳的二至六型雷之呼吸劍技後,善逸最終在空中以自創的七之型·火雷神一擊將其斬首。

最後,在空中陷入昏迷的善逸在落地前被愈史郎救下,而身首異處的獪岳則在被愈史郎嘲笑「不知給予終得不到施予,任憑慾望膨脹最終必定一無所有,只能獨自死去,真是凄慘」後,孤獨地死去了。

陷入昏迷時,善逸在生與死的隙間在彼岸看到了「爺爺」。由於認為獪岳會變成鬼全都是自己的錯,善逸便向師傅道歉,認為自己沒能好好報答師傅。然而,就在善逸道歉之後,慈悟郎「爺爺」卻流著淚向他說道:「善逸……你是我的驕傲啊!」

隨即,善逸就被「隱」的成員從生死線上拉了回來,蘇醒了過來。隨後,善逸和村田一起行動,並和已經消滅了上弦之貳·童磨的伊之助與香奈乎成功會合。

在愈史郎操縱鳴女控制無限城的移動以對付鬼舞辻無慘時,善逸等人感受到了無限城的振動。善逸因害怕而不停地大聲尖叫,嚇得差點哭了出來……

決戰

沒過多久,由於鳴女的死亡,無限城開始徹底崩塌。但愈史郎仍然努力利用著鳴女僅存的活性細胞,使得無限城衝出了地面。在無限城衝出地面的那一刻,善逸等人因此全部脫出了無限城,而無限城也在此時徹底崩塌了。

決戰的舞台,終於來到了地面上……最後由於無慘的攻擊倒下,生死未卜。

現已確認存活,與其他隊員一起對無慘攻擊。

在炭治郎恢復人類後,和禰豆子與伊之助生活了一段時間。

新的時代

多年後寫了一部自傳。

鬼滅之刃 善逸

善逸故事就到這裡了,更多鬼滅之刃角色介紹敬請關注我們(https://www.demonslayer.com.tw/)。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