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opping Cart

鬼滅之刃角色介紹|水之呼吸|水柱|富岡義勇|資訊

富岡義勇-基本資料

富岡義勇是漫畫《鬼滅之刃》及其衍生作品中的角色。

鬼殺隊中的水柱。

外表高冷的劍士,不善於表達言辭。不懂得處理人際關係,常常被誤解說出來的話的意思,給人一種傲慢的感覺,實際是十分溫柔的人,在初次見面時還給禰豆子繫上了竹筒,即便知道她是鬼不會怕冷還是給她披上了衣服。

富岡義勇 鬼滅之刃 水柱 義勇-基本資料

鬼滅之刃 義勇-角色形象

外貌

沉著冷靜、不苟言笑的黑髮青年,在鬼殺隊制服外套著一件左右兩邊花樣不同的羽織。其中,羽織的左半邊和他已故好友錆兔的衣服是相同花色,右半邊則是與他已故的姐姐富岡蔦子的衣服花色一樣。

是鬼殺隊前任水柱·鱗瀧左近次的弟子,灶門炭治郎的師兄,與作為同門的錆兔交好。

最初為討伐變成鬼的禰豆子而出現於炭治郎面前,嚴厲斥責了炭治郎的天真想法並激起了他的戰鬥意志。但在最後認可了兄妹二人的特別之處,放棄滅殺禰豆子,並把炭治郎引薦到了師傅鱗瀧的門下。

性格

看起來是一個非常冷漠的人,不苟言笑,甚至會在其他柱的面前說出「我與你們不同」這種聽起來非常囂張的話。但實際上只是不善言辭和不懂傾訴而已。在被蝴蝶忍告知被其他柱討厭時,表示自己並不知情。

另外,義勇特別喜歡吃蘿蔔鮭魚。(在漫畫第五卷單行本的「大正碎碎念」中,作者寫道:義勇在吃蘿蔔鮭魚時露出過微笑。)

富岡義勇 鬼滅之刃 水柱 義勇

鬼滅之刃 水柱 義勇-人際關係

姐姐:富岡蔦子

師傅:鱗瀧左近次

同門:錆兔、真菰(不同屆)

師弟:灶門炭治郎

能力設定

斑紋

義勇的斑紋位於左臉頰上,呈深藍色的波浪紋理。在與猗窩座一戰中,義勇在為保護炭治郎而拚死戰鬥時覺醒了斑紋。

斑紋開啟後,能大幅度提高身體素質。據記載,凡出現斑紋者,將會如同共鳴般讓周圍的人也得到斑紋。

開啟斑紋時,需要體溫達到39度,並且心跳頻率在200次以上,因此會給身體造成極大負擔。據上弦之壹·黑死牟所言,開啟斑紋者活不過25歲。

武器

日輪刀,刀身、刀鞘、刀柄均為海藍色,刀鍔為黑紅色(動畫中為紅色),正六邊形。刀身上刻有「惡鬼滅殺」的字樣。

富岡義勇 鬼滅之刃 水柱 義勇

呼吸

使用水之呼吸,是起始呼吸·日之呼吸衍生出的五大基礎呼吸之一。

熟練地掌握了師傅鱗瀧左近次所教授的十個劍型,並在此基礎上自創了水之呼吸的第十一型。

水之呼吸·壹之型 水面斬擊

快速揮刀從平面發起直斬,雖然只有一擊但威力驚人。

富岡義勇 鬼滅之刃 水柱 義勇-水之呼吸-壹之型

水之呼吸·貳之型 水車

身體空翻後一周發出的圓形斬擊。

富岡義勇 鬼滅之刃 水柱 義勇-水之呼吸-貳之型

水之呼吸·叄之型 流流舞動

攻擊與防禦兼備的招式。

使身體如同水流一樣高速移動,由於行動過於迅速,所經之處只會餘下數個殘影。

富岡義勇 鬼滅之刃 水柱 義勇-水之呼吸-叄之型

水之呼吸·肆之型 擊打潮

向前發出如同潮汐一般的多段攻擊。

富岡義勇 鬼滅之刃 水柱 義勇-水之呼吸-肆之型

水之呼吸·陸之型 扭轉漩渦

在沒有立足之地而且不安穩的地方能夠使用的劍型。

通過激烈「扭轉」產生強大的漩渦,漩渦將化為既鋒利又巨大的刀刃,將周邊的一切切開。

富岡義勇 鬼滅之刃 水柱 義勇-水之呼吸-陸之型

水之呼吸·柒之型 雫波紋擊刺

水之呼吸十個劍技中,最快的擊刺技。

從斜面而來,用劍沿著直線或曲線突刺,就如同在水面上泛起漣漪一般。

富岡義勇 鬼滅之刃 水柱 義勇-水之呼吸-柒之型

水之呼吸·捌之型 瀧壺

自上而下發出猛烈的斬擊,落地時周遭還會有水柱落下。

富岡義勇 鬼滅之刃 水柱 義勇-水之呼吸-捌之型

水之呼吸·玖之型 水流飛沫

將動作中的落地時間、落地面積化至最小限度,能夠無拘無束的行動,很適合在沒有落地之處的場所里戰鬥。

富岡義勇 鬼滅之刃 水柱 義勇-水之呼吸-玖之型

水之呼吸·拾之型 生生流轉

如同龍一般一邊旋轉一邊翻騰,旋轉的次數越多使出的斬擊就越強勁。

富岡義勇 鬼滅之刃 水柱 義勇-水之呼吸-拾之型

水之呼吸·拾壹之型 凪

義勇獨創的絕技。自身進入寧靜止水的狀態,同時使進入自身刀刃的攻擊距離內的所有術式均無效化。

曾用此招擋住了猗窩座的「破壞殺·亂式」和鬼舞辻無慘的刺鞭。

富岡義勇 鬼滅之刃 水柱 義勇-水之呼吸-拾壹之型

角色經歷

早年經歷

富岡義勇從小便失去了父親,與姐姐富岡蔦子相依為命。姐弟倆依靠著父親留下的遺產艱難地生活著。

多年前,在姐姐蔦子舉辦婚禮的前一天,富岡一家遭遇到了鬼的襲擊,義勇因被姐姐藏了起來才躲過了一劫。然而,義勇也因此失去了包括姐姐在內的所有親人。

13歲時,義勇拜入了鬼殺隊前任水柱·鱗瀧左近次門下,並與和自己同歲並且同樣舉目無親的少年錆兔成為了朋友。在與錆兔一起在狹霧山修鍊時,義勇因為經常說出「不如自己代姐姐死掉」的喪氣話,而被錆兔扇了一耳光。錆兔訓斥義勇,表示如果義勇再說這種話就和他絕交。同時,錆兔也鼓勵義勇要勇敢地活下去,以延續姐姐所託付的未來。

參加藤襲山最終選拔時,義勇一開始就被襲來的鬼打得意識朦朧,但被錆兔救下,並被拜託給了其他人照顧。等到義勇醒來時,得知選拔已經結束——一隻鬼都沒有殺掉的自己通過了選拔,但幾乎將所有鬼都打倒的錆兔最終卻被手鬼所殺……這件事也成為了義勇的心結。

後來,義勇即便成為了柱,但也仍然認為自己根本不算真正地通過了最終選拔,也進而認為自己不配和柱的夥伴們站在一起……

初入鬼殺隊篇

之後,已經成為水柱的義勇在前去宿驛執行任務時,意外地在途經的雪山上發現了剛成為鬼的灶門禰豆子,隨即便打算將其討伐。然而,她的兄長灶門炭治郎卻請求義勇放過其妹妹,而他自己則保證會去尋找將禰豆子變為人類的方法,但義勇對於炭治郎放棄思考只顧求情的舉動做出了嚴厲的斥責。

隨後,義勇因為炭治郎想出方法險些打敗了自己,且目睹了禰豆子即便變成了鬼卻仍保持著理智、保護著炭治郎這一行為而陷入了沉思。回想起過去自己親眼見過血親被鬼吞噬的義勇,認為禰豆子可能和普通的鬼有什麼不同。最終,義勇選擇放過了禰豆子,同時也遺憾地表示,若自己能早到半日也許就能阻止這場悲劇的發生。最後,義勇指引他們前去尋找自己的師傅鱗瀧左近次。

【以下為《富岡義勇·外傳》的內容 作者:平野稜二】

在與灶門兄妹分別之後,義勇順利到達了自己原本的任務地點,並找到了鬼襲擊事件的生還者獵人少女八重。然而,義勇因為不善言辭而且還被人目擊曾出現在隔壁山裡燒炭人家(炭治郎家)慘遭殺害的現場附近,隨即險些被當成兇手綁到警署,幸好因為蟲柱·蝴蝶忍剛好在附近才逃過被扭送警署的下場。同時,蝴蝶忍雖然想指出義勇因不善言辭而被夥伴們誤解和厭惡,但因為看到義勇沒有這方面的自覺而作罷。之後,義勇因為不懂表達情緒而一直莫名的被八重養的柴犬襲擊,但本人認為自己是在和狗嬉戲而並不承認是被狗襲擊了。隨後,義勇從八重的話中斷定八重在隱瞞鬼襲擊的真相。

之後,在八重面對自己鬼化的父親又造時,義勇和忍及時趕到,最終義勇以肆之型·擊打潮將又造斬殺,結束了這位拚命忍著鬼的本能不去襲擊女兒的父親的痛苦。在八重意圖和父親一同離去時,義勇向其傳達了自己聽到的又造想對說八重的遺言——「活下去」,同時也告誡八重絕對要活下去,隨後便和忍一同離開。

之後,在餐館中吃飯時,當忍詢問自己的做法為何發生了變化時,義勇回想起了自己遭遇炭治郎兄妹的經歷,並開始思考自己當時的判斷是否正確。但是,義勇依然表示自己絕不會動搖身為柱的責任。

富岡義勇 鬼滅之刃 水柱 義勇-富岡義勇和蝴蝶忍

那田蜘蛛山篇

又過了兩年,義勇接受了主公產屋敷耀哉的命令和蝴蝶忍一同前往那田蜘蛛山救援,十分輕鬆地殺掉了蜘蛛一家中的「爸爸」並救下了嘴平伊之助。但因為伊之助太過吵鬧,義勇便將其綁起來吊在樹上暫時放置不管。

之後,在灶門兄妹險些被下弦之伍·累所殺時,義勇及時趕到,並用自創的拾壹之型·凪化解了累的血鬼術·刻線輪轉,接著便一刀將累斬殺。

隨後,義勇看到炭治郎做出了同情身為惡鬼的累的行為,於是便向其指出:「無需同情吃人的鬼,他們只是醜陋的怪物」。但炭治郎隨即便反駁道:「鬼也曾是人類,也曾是跟我一樣的人類,他們不是醜陋的怪物,鬼是空虛的生物,是可悲的生物!」

聽到這句話的義勇在看到禰豆子後,終於從記憶深處回想起那個跪在雪地上懇求自己放過鬼化妹妹的少年,同時阻止了趕來斬殺禰豆子的忍。

之後,忍因為自己好心來救義勇卻反被其阻撓而發火,於是便指出義勇因自己的做法和性格而被其他的柱厭惡著。但義勇因為沒有那方面的自覺而死不承認。接著,義勇便要求炭治郎立刻帶著禰豆子逃走,自己則負責拖住忍。隨後,因忍繞過了自己轉而去追逐炭治郎,義勇便也前去追逐忍。在抓住忍並限制行動後,義勇被對方要求說出這麼做的理由。但因為第一句就是從「那是兩年前的事啦」說起,認為內容會很長的忍因此認為義勇是在報復自己說他不受歡迎,因而故意拖延時間。隨即,忍便打算用鞋底藏著的小刀反擊並掙脫義勇,但因為鎹鴉傳來了命令,兩人的戰鬥被強制中斷。

最終,灶門兄妹被栗花落香奈乎抓了起來,並帶回總部接受審判,而義勇則也因為違反隊規而返回總部一併接受處置。

富岡義勇 鬼滅之刃 水柱 義勇-富岡義勇和蝴蝶忍

柱眾審判篇

柱眾審判中,義勇為唯一一位在最開始就同意讓禰豆子活下來的柱。

在鱗瀧寫給當主的信中,義勇與師傅一同作出了承諾:如果禰豆子出現了吃人的舉動,那麼鱗瀧、炭治郎與自己都將會切腹以示負責。

隨後,在風柱·不死川實彌對禰豆子進行稀血試煉,而蛇柱·伊黑小芭內也同時出手壓制住炭治郎時,義勇鉗住了伊黑的手。所幸的是,禰豆子成功經受住了稀血的考驗,得到了當主產屋敷耀哉的認可,兄妹二人這才正式加入了鬼殺隊。

不久後,在炭治郎結束在蝶屋的身體機能恢復訓練,跟隨炎柱·煉獄杏壽郎前往無限號列車執行任務前,義勇主動現身並與其進行了道別。

柱指導期間

在柱合會議中,義勇因認為自己根本不配所以拒絕與其他柱一起訓練隊員,並在會議中途離席,還說出了「我與你們不同」這樣令人誤會的話,因此使得不死川實彌對其極為不滿。

後來,炭治郎受主公委託前來開解義勇。在被炭治郎糾纏了許久後,義勇最終向炭治郎道出了實情:因為摯友錆兔因自己而死,義勇因此一直認為自己根本沒有成為柱、甚至是加入鬼殺隊的資格。

正當義勇情緒低落時,炭治郎提醒義勇:必須延續已故的舊友錆兔所託付的事物。回想起錆兔對自己的訓斥的義勇,最終想起了自己的未來本來就是錆兔和姐姐拼上一切維繫下來的,並發覺自己絕不可以辜負他們。最終,義勇向已故的二人道了歉,同時解開了自己心結,並準備加入柱指導。

但這之後,實彌因想教訓義勇而主動前來找義勇「切磋」。在和實彌進行對打練習時,炭治郎剛好前來找義勇進行訓練。但炭治郎因為在實彌家訓練時總是聞到有糯米、餅餡料和抹茶的味道,所以誤認為二人是在搶萩餅,並上前阻攔。隨後,炭治郎道出了實彌喜歡萩餅的小癖好。為了和實彌緩解關係,義勇便詢問實彌喜歡什麼口味的萩餅。但隨即,炭治郎就被又羞又怒的實彌一拳打飛了。之後,義勇一直照看著炭治郎直至其恢復意識,並決定送實彌萩餅以緩解關係。

在產屋敷宅邸遇襲時,義勇急忙和炭治郎一同趕回。之後,在和眾劍士圍攻鬼舞辻無慘時,被鳴女打入了無限城中。

無限城篇

進入無限城之後,義勇立即就和炭治郎遭遇了猗窩座。在炭治郎同猗窩座戰鬥時,義勇對炭治郎的成長感到驚訝。隨後,在和猗窩座的纏鬥中,義勇展現了強大的實力,因此引起了以強者為尊的猗窩座的關注。在猗窩座詢問自己的姓名未果後,義勇被對方以破壞殺·腳式·流閃群光直接踢飛。

在猗窩座因炭治郎的話語而動搖、略微回憶起身為人時的記憶而發怒,並將炭治郎逼至絕境時,義勇及時趕回並救下了炭治郎,隨即成功覺醒了斑紋,並和猗窩座展開了纏鬥。

與此同時,炭治郎因為想起了過去伊之助表明藤之家的一天太太總是突然出現很可怕,因而發覺了猗窩座的血鬼術「破壞殺·羅針」的原理——根據鬥氣來進行感知。隨後,炭治郎在回想起了父親臨死之前的教導後,終於理解了「通透世界」的使用方法,並在義勇險些被殺時將其救下。之後,猗窩座察覺到了炭治郎的變化,便決定以破壞殺·終式·青銀亂殘光直接將炭治郎打倒。就在此時,義勇挺身而出想要替炭治郎去抵擋這一招,但攻擊實在過於強烈,所以義勇即便動用了拾壹之型·凪也沒能全部擋住,因而受了重傷,而開啟了通透世界的炭治郎卻完全地閃避掉了這一殺招。

之後,炭治郎發動了通透世界,使得猗窩座的破壞殺·羅針徹底失效,最終成功地從正面將猗窩座斬首。同時,義勇也利用斷刀刺穿了猗窩座的頭部,令其失去了頭顱。但是,猗窩座卻仍然憑藉強大的意志力突破了鬼的限界,以無首之身繼續與炭治郎與義勇戰鬥,卻也因此開始恢復人時的記憶。

最終,猗窩座在頭部再生時被炭治郎像自己的師傅一般毆打了一拳,進而回想起了一切,回想起自己真正想要破壞的其實是——沒能遵守對父親和愛人的承諾,並玷污了師傅最重要的用於守護而非殺戮的素流拳法的自己。接著,猗窩座在對炭治郎微笑之後自行了斷,並承認自己被炭治郎斬首時就輸了。

戰鬥結束後,炭治郎因疲勞過度而昏倒,義勇便索性一直照料著他,直至他醒來。隨後,二人一同繼續前進尋找鬼舞辻無慘,並從煉獄千壽郎發來的消息中,得知了日之呼吸劍士繼國緣一和無慘戰鬥的經過……

決戰

沒過多久,義勇和炭治郎一同得知了無慘復活的消息。就在此時,無限城中再度傳來了鳴女的琵琶聲。轉眼間,義勇和炭治郎就被突然傳送走了。但隨即,站在二人眼前的卻正是一直正在尋找的目標——鬼舞辻無慘

然而,無慘卻並沒有對二人的到來產生什麼動搖,反倒只是輕蔑地表示二人真是太纏人了,每一個人都要找他尋仇,簡直讓人厭煩。此刻,雖然義勇自己也是無比憤怒,但卻還是強行抑制住了自己的衝動,並提醒身邊同樣憤怒到差點失控的炭治郎冷靜下來。

但隨即,無慘向二人發表了一段荒謬的詭辯論,認為被自己所殺的人其實和遭遇了天災沒有兩樣,為了復仇而不斷追殺自己的鬼殺隊都是瘋子。無慘的這番謬論,令炭治郎憤怒到了極點,其隨即指出:無慘就是個根本不配活在這個世上的生物!

接著,義勇和炭治郎便與無慘展開了交戰。無慘則將手臂異化成了刺鞭的樣子,朝著義勇和炭治郎發起了潮水般的攻擊。義勇不斷地使用十一之型·凪來進行迴避,同時一直在試圖尋找機會進行反擊。隨後,炭治郎抓住了無慘攻擊的間隙,趁機突進至了無慘身邊,想要發起攻擊。但無慘在一瞬間便將刺鞭改變成了防守的形狀,不僅輕鬆化解掉了炭治郎的攻擊,還劃傷了炭治郎的右眼。

之後,右眼失明的炭治郎因想要用嗅覺代替視覺而分心撞上了無限城的牆壁,義勇想要去救炭治郎卻為時已晚。眼見著炭治郎就要被無慘的刺鞭殺死,但就在此時,幸好甘露寺蜜璃和伊黑小芭內二人及時衝破牆壁趕到,救下了炭治郎並逼退了無慘。

隨後,四人開始在愈史郎的配合下,一同迎戰無慘。戰鬥期間,無慘一直試圖奪回對鳴女的控制權,但始終被愈史郎拼盡全力制止。結果,忍無可忍的無慘索性直接抹殺掉了鳴女,使得無限城因脫離了鳴女的控制而開始逐漸崩塌。隨後,為了拖住無慘,義勇和伊黑一同使出了合擊技與無慘纏鬥。最終,愈史郎努力依靠著鳴女僅存的活性細胞,使得無限城衝出了地表,並在地表上徹底崩壞,眾人和無慘因此全部脫出了無限城。

決戰的舞台,終於來到了地面上……

然而,距離日出大約還有一個半小時。為了不讓無慘逃離,義勇開始與蜜璃和伊黑一同迎擊無慘,盡最大的努力拖延時間。但早已進入了完全體的無慘的實力實在太過於強大,其凌厲無比的刺鞭攻擊讓三人陷入了苦戰。

期間,無數鬼殺隊普通隊員為了掩護三柱而奮不顧身地充當起了人體盾牌,因而白白地犧牲了性命。同時,此前便已經受傷了的炭治郎也因為無慘注入其體內的血液毒性發作而倒地不起,更是讓義勇等人焦頭爛額。隨後,在岩柱·悲鳴嶼行冥和風柱·不死川實彌的掩護下,中毒昏迷的炭治郎總算是暫時安全地被人搬離了戰場。然而,伴隨著無慘進攻頻率的大幅提高,就連開啟了通透世界的行冥都逐漸難以阻擋,義勇等人也是如此。

因毒素的作用,手無法緊握日輪刀,被無慘的攻擊給擊飛,而手無寸鐵的義勇被小芭內和行冥救了下來,隨後接過實彌丟來的日輪刀繼續參戰,並注射了茶茶丸給的藥劑暫時恢復傷勢。

無慘使用大範圍攻擊擊飛所有人,被斬斷了右臂,並陷入昏迷。

在蘇醒後幫助炭治郎把無慘釘在牆上,並使用水之呼吸·拾之型·生生流轉攻擊逃跑的無慘,最終成功拖延無慘使其被陽光燒死。但懷疑炭治郎已經死去而為其留下眼淚。

與鬼化的炭治郎戰鬥,和其它隊員幫助鬼化的炭治郎變回人類。

富岡義勇 鬼滅之刃 水柱 義勇-富岡義勇和錆兔

戰後

剪了短髮,與風柱一起參加最後一次柱合會議。隨後和炭治郎見面。

現代

子孫名為義一,是一位小學生,與錆兔、真菰的轉世為好友。

對戰記錄

義勇VS藤襲山諸鬼

敗北

在最終選拔試煉開始時便被打昏,醒來後通過了試煉卻得知了錆兔的死訊。

義勇VS灶門禰豆子

沒有結果

想要斬殺鬼化的禰豆子,但因為炭治郎的苦苦哀求最終選擇放過灶門兄妹,並將他們引薦給了師傅鱗瀧左近次。

義勇VS又造

勝利

趕到救下了八重,並用四之型·擊打潮將其斬首。

義勇VS蜘蛛爸爸

勝利

一刀將其斬首,使得無法斬斷鬼首的嘴平伊之助因此懷疑人生。

義勇VS累

勝利

以拾壹之型·凪將其絲線盡數切斷,隨後一刀將其斬首。

義勇VS蝴蝶忍

沒有結果

為阻止其殺死禰豆子與之開戰,在追上並將其鉗制住之時,被忍說明自己受到了鬼殺隊其他人的厭,但因為本人沒有自覺而否認。在忍準備以鞋子中隱藏的刀刃擺脫自己束縛時被傳令鎹鴉打斷。

義勇VS不死川實彌

平手

與其切磋時不相上下,練慣用的木刀在戰鬥中一同斷裂。

義勇VS猗窩座

勝利

一開始被其以破壞殺·腳式擊飛,但立即返回並用拾壹之型·凪替炭治郎擋下了其的破壞殺·終式。後來在炭治郎開啟通透世界後協助炭治郎一同將其斬首,並喚醒了其生前記憶。最終猗窩座進行了自我了斷。

富岡義勇 鬼滅之刃 水柱 義勇

義勇故事就到這裡了,更多鬼滅之刃角色介紹敬請關注我們(https://www.demonslayer.com.tw/)。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Up